小区保安经常问我

2018-06-10 20:57

整个全球经济我刚才已经讲了,现在是一个低活性年代:低增长、低贸易、低通胀、低利率、低投资、低收入。高的是高失业、高债务、高风险。我在过去一年时间里去了十几个国家跟地区,我看到能够增长不错的、大的经济体很少。

第二利率不断下行。降息以后,整个利率水平不断降低。如果现在拿国开行的国开债,和中国五年、十年的长期国债来看,现在无风险的利率已经跌到三左右,甚至有时2.9几都有。这个对于我们的启发是什么呢?我们整个预期得降低了,不能再指望有那么高预期的回报了,整个无风险利率都下降了。

但是今天中国资产负债表扩张到了什么时间段?你会发现在前一两年我们经常讲稳健的货币政策;在最近这一两年会经常提到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五个方法里面,一个是杠杆化。去高杠杆,意味着过去一块钱做八块钱、做十块钱生意的那个阶段已经过去了,政策面在紧缩。同时也可以看到在中国,除了少数结构性的重大机会以外,大部分大类资产已经涨不动了,不信可以去三四线很多城市去看。我在上海住在一个小区里,小区保安经常问我,在好几年前在河南老家周口买了房子怎么下跌呢?可是这里的房子已经涨了几倍了。并不是所有的资产都在左侧一样地去上升。

未来,三线、四线、五线城市里的人的消费场景是这样的:在社交媒体上看到朋友分享,然后点开直接选择购物,不需要再到某一个货架去采购,到一个大的商场去采购。这些roads的时代在根本上影响我们。

因此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,每一个人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降低自己不恰当的预期,要用配置的、结构化的眼光来看待自己的投资。

第二个,有风险的一块钱跟无风险的一块钱不是同样的一块钱。一块钱如果去投资,它的收益跟风险对称。你能承受更高的风险,那你也有可能获得更高的收益。你想赚很高的收益率,要准备冒很大的风险。

80后对于品质、对个性化有很多新的要求,跟50后、60后、70后是完全不一样的。我们工作以后辛辛苦苦存钱,慢慢积攒老三件、新三件等等,而80后、90后,今天发了工资再加上父母的支持,想去哪儿去哪儿,未来这里有很多消费机会。而这些消费机会跟非物质的消费机会是关联在一起。

第一,这轮熊市到牛市只用了一年的时间,为什么?因为有微信,所有的信息快速地放大、快速地传播、快速地到达。现在有股指期货,现在有大量量化对冲基金,你要跟机器去竞争,你能竞争过机器吗?它能在瞬间里边发现差价去做套利能做得过它吗?拿我来说,经历了去年的这次波动,我就决定要退出二级市场,钱出来以后去选一些有很长期周期检验过的,比如一些pe,去做一些一级市场的投资。当然一级市场投资风险更高,锁定期比较长,但选择很靠谱,结合对生产的认识,中国有很多结构性的机会,也许会有不错的回报。

未来的周期性机会很多是在外部,中国把自己的优势,制造的优势、供应链的优势,向国外、向新兴经济体去释放。最后gmp会超过gdp,海外投资部分国民创造总的生产总值,会大于中国之内创造的生产总值,有点像当年日本的情况。比如在澳大利亚、在新西兰,在这样的地方很多的牧场,很多的畜牧业、乳业,都是中国民营企业投资的,投完卖给伊利、蒙牛等等。在非洲,江苏的协鑫买了4000亿天然气储量的气田,然后加工中转运到中国。民营企业看到中国什么是没有的,什么是缺的,做了很多海外的布局,这里面是有很多商机的。

展望未来,中国新的商业机会是在哪里呢?我自己认为有四个方面。

过去,你在一个高增长周期里面赚钱的那些模式、那些方法,可能在今天不再适用。

如果中国出现像日本在1989年、1990年开始的情况,整个资产负债表突然衰退。会是什么样的结果?日本当年高尔夫球镇价格跌了95%,商业不动产跌80%,住宅跌了60%。当出现资产负债表衰退时出现的情况是,资产在急剧地缩水,而负债却是像铁一样真实。用杠杆,欠银行多少钱,每年还是要还多少钱,同时还要收你的利息。

宝洁在1994年进入中国,当年的模式这边是大规模制造、这边是大规模广告,这边是大规模的分销。今天的时代很多改变了。不再是大规模的制造,而是小批次的制造。不再是大规模的广告才有效率,今天很多的网红根本没有打过一分钱的广告,转到微博自己有店一年可能带动8-10亿的销量,这样的还不是一个两个。

新常态,2010年以后这个词在国际经济界经常用。当年,发达经济体拼命地负债消费,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拼命地生产,以澳大利亚为代表的能源经济体拼命地提供弹药,全球贸易增长是全球gdp增长1.5倍以上。但现在这个新已经不是欣欣向荣的欣,是辛苦备至的辛、是艰辛的辛。今天,全球经济整个增长速度已经下降了40%多,而全球贸易已经不再增长了。

比尔盖茨上世纪出版了《未来之路》,说要么电子商务要么无商可务。华为公司说我们进入实时的时代,一切在线、diy消费者参与,很多的营销都是通过社交媒体、社交网络来完成的。

中国的新常态呢?现在是结构的调整期以及新旧动能之间的转换期。我本人对于中国经济的未来还是持一个非常谨慎乐观的态度。因为今天中国的gdp增长一个百分点,相当于五年前的1.5个百分点。今年中国gdp每一年的增量,以及中国gdp的增长对全球增长的贡献度,都已经是世界第一了。还是一个在扩张的经济体。

我认为整个投资其实就是风险收益,然后去把握你是在资产负债表的什么阶段。如果你在资产负债表的左侧,而且在起步的阶段,你可以不要去看惯常的那些逻辑,你胆子越大越赚钱。但是到了另一侧的时候,胆子越大的人死得越快,负债越高的人或者说负债的时候成本越高的人死得越快。

过去,中国的经济处在资产负债表扩张的左边:你早一点借钱,借的钱越多,这个钱变成资产的价格一直在上升。万科里面什么样的员工会赚很多钱呢?不是经理,是那些卖楼的小姐,因为她们敢把自己的信用卡刷爆在早期付首付。敢去花钱、借钱,这样的我们所谓无知者反而赚了很多很多钱。

更重要的,具体到中国内部就是结构性的机会。结构性的机会产业要升级、消费要升级、技术要升级,然后走价值创新和高价值的道路。轻薄短小的中国制造会向很重的关键设备、关键原材料方面发展。

第一个非常简单,今天的一块钱跟明天的一块钱,不是同样的一块钱。这是金钱的时间价值问题。比如说在过去的20年,你把你的劳动成果放在现金里面,跟你把你的劳动成果放在砖头(小编注:房产)里面,结果是非常不同的。

编者按:中国高净值人群从2011年到2015年以每年超过10万人的数量递增,到2015年底,中国高净值人群总数已经超过112万。伴随着中国高净值人群规模不断扩大,其私人的可投资资产也在不断的膨胀。如何在经济大周期中保障自身的财富,已经成为当下高净值人群最关心的问题之一。《第一财经日报》前总编辑,中国商业文明研究中心和秦朔朋友圈创办者秦朔,近日在一场面向高净值人群的演讲中,阐述了自己对中国新常态背景下的新投资的看法。

今年上半年要搞普惠金融,结果出来很多p2p诈骗;说搞供给侧改革,结果大家奔期货市场猛囤螺纹钢。高净值人群要看清目前的经济形势。

可能在座朋友会问说,过去20年傻瓜只要投了砖头就能赚很多很多钱。可见没有什么风险呀?整个投资其实有张资产负债表:扩张、收缩或衰退都有大的历史周期。某项投资,在某一个特定的历史阶段,它的涨幅可能是很惊人的,或者在另外历史阶段,跌幅可能也是很惊人的。